环境问题频发内控风险暴露 国邦医药闯关IPO胜算几何?

环境问题频发内控风险暴露 国邦医药闯关IPO胜算几何?
原标题 环境问题频发,内控风险暴露,国邦医药闯关IPO胜算几何?
  近日,上交所官网显示,国邦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邦医药”)更新了招股书,欲谋求沪市主板上市,募集资金27.61亿元,用于医药产业链新建及技改升级项目、动物保健品产业链新建项目、研发中心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等。
  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报告期内国邦医药业绩稳定增长,但也存在境外收入占比大,存货账面价值高企,违规生产、环保问题频发等风险。
  营收持续增长,境外收入占比超四成
  国邦医药成立于1996年,主要从事医药及动物保健品领域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全球大环内酯类和喹诺酮类原料药的主要制造商及供应商。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9.05亿元、32.79亿元、38.02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 14.39%,对应的归母净利润为1.78亿元、2.11亿元、3.15亿元。收入规模及利润均维持快速稳定增长。
  2020年1-6 月,因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及持续客户开拓,公司阿奇霉素等相关产品需求增大,销售收入进一步提升,带动其营业收入达21.3亿元,归母净利润4.47亿元,已超去年全年。

  按照区域划分,期内公司来自境外市场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2.59亿元、14.5亿元、17.5亿元和10.33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3.50%、44.42%、46.16%和48.58%,占比逐年提高,印度、瑞士、 德国、西班牙等为重点销售国家。
  对此,国邦医药在招股书中坦言,如果未来相关国家、地区继续加大对相关产品的贸易保护力度,或公司丧失关税转移的议价能力,可能对其业绩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
  京达财经注意到,2020年6月15日,印度商工部宣布初裁,对国邦医药出口到印度的盐酸环丙沙星原料药每公斤征收1.90美元的临时反倾销税,报告期内涉及的金额分别为2357.81万元、1523.46万元、4123.31万元和1693.55万元。
  存货账面加之高企,跌价风险犹存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各期末,国邦医药的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 6.16亿元、8.69亿元、8.47亿元和8.62元,占同期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 25.42%、30.68%、30.67%和 32.35%,整体呈上升趋势。
  同期,公司分别为存货跌价准备了1528.93万元、4229.12万元、1402.98万元和512.97 万元。
  2018年,由于氟苯尼考产品主要原材料对甲砜基苯甲醛、对甲砜基甲苯的价格大幅上涨,同时其新生产线于2017、2018年陆续投产,新老产线切换、新产线磨合期间相关物料耗费及费用较高,导致产品期末结存单位成本较高,以及2018 年末氟苯尼考产品的预计售价较2017年末的预计售价有一定下滑,导致公司存货跌价准备较2017年翻了3倍。
  存货带来跌价风险。事实上,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国邦医药的存货跌价损失均在百万级别以上。2018年更是达到4076.08万元,比之2017年的793.93万元,涨幅超过400%。

  (图源:国邦医药招股书)
  对于未来,公司预计,随着经营规模的不断扩大,期末存货余额将继续保持较大金额。
  违规生产、环保问题频发,内控风险严重
  随着近年来国家对环境的重视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高度,环保问题成为证监会关注的重点,而国邦医药下属的原料药生产企业本就是“高污染大户”,接二连三的环保处罚不免让外界对此番IPO捏了一把汗。

2019年8月,浙江国邦2018年和2019 年恩诺沙星和盐酸恩诺沙星产量已超出环评审批总量,生产规模发生重大变化,在未重新报批环评文件的情况下,擅自开工建设并投入生产,被处以46.48万元处罚并责令整改。

2018年11月,国邦医药原山东国邦未采取有效措施减少废气排放,造成厂界异味污染,被处以5万元罚款并责令整改;2018 年 9 月,国邦医药原子公司公盛材料未将装盛过危险化学品的原料空桶(系危险废物)按规范要求贮存管理,随意露天堆放,被处以罚款8.5万元并责令改正。

  国邦医药坦言,在实际生产过程中,公司今后依然可能由于人员操作等问题导致设备使用不当或废物排放不合规等情况,从而受到环保部门的相关处罚。

  除此之外,公司及其子公司还曾因多次违反操作规程或安全管理作业,在报告期内受到行政处罚5起,合计罚涉金额8.4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家成立20余年的公司,国邦医药在内部控制上尚有诸多不完善。
  报告期内,公司存在利用员工个人卡代收货款、代付员工奖金、代付返利款项、进行现金管理,以及关联公司资金拆借,通过内部主体及外部主体转贷等不规范使用资金的行为。

2017年-2019年,国邦医药向包括国逸实业、安盛投资、福林实等业关联方资金拆借合计增加额分别为32918.61万元、5111.33万元、2900.00万元,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已全部清偿完毕。

2018年4月,山东国邦与外部主体浙江省新昌县祥和化工有限公司发生转贷,涉及金额3000万元。

  尽管公司表示已经通过相关制度规范了关于资金使用方面的内部控制制度,主动终止了个人卡收支行为,停止了上述转贷行为,但后续仍然应该引起投资者的重视。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涵